• <td id="ywuuy"><option id="ywuuy"></option></td>
  • 明燭
    作者: 醉九更新時間:2024-02-22 14:18:19章節字數:10091

    明燭是我撿來的未來駙馬人選,一款我最中意的溫柔人夫。


    然而十六歲我被迫和親,將明燭趕出了公主府。


    我運氣不佳,死在了和親的第五年。沒能見到明燭長大后的君子模樣。


    再次見到明燭,我的翩翩少年郎卻爆改成了孤傲銳利小將軍。


    砍人比切瓜還利索。


    我才看出來原來這家伙是個偏執狂,偏執地愛我。


    1


    “公主,求您了,我求求您!再堅持一下,圣上一定會來接我們的?!蔽业馁N身侍女一邊給我擦著嘴角的藥湯,一邊哭求著我。


    我知道我的身體熬不住了,連藥也喝不進去了。我想抬手安撫一下從小跟著我的侍女都無能為力。


    我也不想死啊。故國還有著我惦念的風景,惦念的糕點,和惦念的人。


    從我十六歲來大陳和親至今,已有五載了。


    大陳皇帝昏庸,但倒不是太好色,他不經常來見我。但是大陳后宮卻不是安寧的,我初來的時候吃了不少苦頭。


    到底是傷了身體,年前的一場大病至今竟然已經起不來床了。


    果然人死之前,一生會像走馬燈一般從眼前流轉一遍。


    我又見到了我的明燭。不愛說話得像個啞巴,卻每天都跟在我身邊,被我捉弄了也不生氣的明燭。


    明燭現在應該過得很好吧,我知曉的,他一直以來都很有本事,只是甘愿陪在我身邊不去用罷了。


    我好像看到明燭了……


    他長高了,和我想象中一樣好看。我就知道的,明燭從小底子就不差。


    明燭穿著狀元郎的衣服,大紅色的衣服襯得明燭皮膚白的發光,他騎在高頭大馬上,身板挺直,戴著狀元帽好生精神。在熱鬧的京都街上走過,周圍的姑娘們都在給狀元郎扔花。


    “對不起啊?!蔽宜坪跄剜f出了道歉,又似乎只是喑啞了幾聲。我不知道了。


    “公主!公主??!”


    2


    我再有意識的時候,眼前是一處軍營,遠處的將士們灰頭土臉地正在排隊打飯。


    而在我視線內最近的人,是那張我日思夜想的臉。


    與十六歲的明燭相比,現在的他高大了許多,眉眼也都長開了,很是漂亮。還是那副誰也不愛搭理的樣子,讓我很是親切。


    可又不一樣了。


    我記憶中的明燭很是愛干凈,除了黏著我,就喜歡捧著本書坐在長廊下讀。就連他常待的長廊處每日都是干干凈凈的。


    而眼前的青年身上還有著剛下戰場沒清理的血污,手中握著一把長劍,肩頭還有一處割傷在流血,但他視而不見。


    我一時之間分不清楚狀元郎模樣的明燭是夢,還是眼前的青年是夢。


    但我還是伸手去按住他流血的傷口,但卻從他身體穿過去了。


    我怔怔地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手。哦,是了,我已經死了。那我現在算是孤魂野鬼了嗎?


    “明副將?!?/p>


    “明副將好?!?/p>


    有路過的將士與明燭打著招呼。明燭雖然沒有回話,但也點了點頭。


    “副將,您還是要處理一下傷口的?!币粋€軍醫模樣的人從后面追了上來,圍著明燭左右晃,很著急地勸誡道,“萬一那刀上有毒可怎么辦吶?!?/p>


    我飄在明燭身邊應和地點著頭。我不知道明燭怎么棄文從武了,但是眼下傷口的處理最重要。


    “沒毒,我自己能包扎,別跟著我?!泵鳡T的聲音也變得更低沉了。


    我跟著明燭進了帳篷,臨時搭建的據點屋子里十分簡單,我心中感慨還好這是夏天。


    明燭坐在床邊利落地脫下了上衣,拿起床邊柜子上的水就灑在了自己傷口處。


    我來不及欣賞明燭的好身材,趕緊去阻攔,但還是以失敗告終。


    我嘆了口氣,看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適應自己已經死掉了的事實了。


    明燭簡單地沖洗了一下傷口,就拿紗布隨意的包扎了一下,看得我直心塞,站在一邊掐著腰訓斥著他。


    “我此前說過什么來著?要以自己的身體為主!沒有好身體了你還能做什么?”


    “小時候讀書就很拼命,現在從伍竟然變本加厲了?!?/p>


    可惜明燭聽不到我說話。不然他一定會低下頭老老實實地認錯,然后乖乖重新包扎一下。


    他最聽我的話了。


    3


    我和明燭認識的時候,我們都才七歲。


    我被二皇兄偷偷帶出宮看花燈,卻被人群擠散了。


    我本打算找去最大的客棧暫時待著,等著侍衛和二皇兄來找我,但在人群中就被一個老婦人捂住了嘴抓到了一邊。


    我在宮里也學了些拳腳功夫,便與老婦人撕扯著,可奈何年齡尚小,還是被拖到了一個無人的巷子里。老婦人與另一個男人碰了頭。


    我心里發顫,直直地看著光亮處,趁著老婦人與男人拿繩子的功夫,一腳踹在了老婦人腿彎沖了出去。


    可我人小,步子也小,我不敢回頭,但卻能感覺到身后越來越靠近的腳步聲。


    忽然我聽見咚的一聲?;仡^看去,是那老婦人摔倒了。男人被一個小乞丐模樣的小孩兒抱住了大腿,阻礙了腳步。


    誰都沒有注意到那個小乞丐是什么時候在巷子里的,也許一直都在。


    我來不及思索更多,沖到了大街上,循著最亮堂的地方奔去,終于撞見了正在尋找我的侍衛大哥。


    我趕緊拽著侍衛大哥去到我剛剛逃出來的暗巷,靠近了便聽見拳打腳踢的聲音。


    “快阻止他們!”我大喊道。


    侍衛立刻上前把人分開了。確認安全后,我小跑到小乞丐身邊扶起他:“你還好嗎?”


    小乞丐沒有說話。


    “我帶你去看大夫……”我扶著他往巷子外走,我有些扭捏地與他道謝,“多謝你救我?!?/p>


    小乞丐還是沒有答話。


    二皇兄許是接到找到了我的消息,匆匆趕來,被我要求著陪我去找醫館。


    小乞丐在醫治,我將過程與二皇兄說了一遍。


    “天子腳下竟然還有此等的事情,此事我會稟告父皇。暗二,你將抓到的人販子送去京兆府?!倍市职櫭寂?。


    “是?!?/p>


    二皇兄看了看里側的小乞丐,想了想道:“青竹,去準備五百兩銀子?!?/p>


    “慢著?!蔽也碌搅硕市值南敕ㄗ柚沟?,“你給他那么多錢他怎么護得???”


    “那就不是我需要考慮的事情了?!倍市掷碇睔鈮训氐?,“他救了你,我給他他這輩子都賺不到的錢財。能不能拿得住,那是他的問題?!?/p>


    “你等等,你等等嘛?!蔽覜_他撒嬌,晃了晃他的袖子。


    “你想如何?”


    “最近母妃不是在給我尋摸小廝嘛,我看他就不錯啊?!蔽阴谄鹉_想要越過大夫的背影再看一眼小乞丐,可惜沒看見。


    二皇兄不贊同地看著我:“他一個小乞丐怎么會伺候人?還是要找個家生子?!?/p>


    “光會伺候人,我遇到危險的時候卻不保護我那有什么用?這小乞丐至少心底純正,路見不平能救我一個素未謀面之人,這樣的人日后養起來才可靠?!蔽译m然年紀小,但是從小在母妃身邊接受母妃的教導。父皇也允許公主同皇子們一同讀書,因此我比同齡人都要早熟些。


    “你慣是你的道理?!倍市譄o奈地點了點我的額頭,“你想用他也可以,但我需要查清楚他的底細?!?/p>


    “請?!蔽姨治⑿Φ?。


    我們說完話,大夫也看完了診。過來與二皇兄匯報道:“都是些皮外傷,沒有傷到筋骨。我給他抹了些膏藥。剩下的藥一日兩次,換個三五天就沒事兒了?!?/p>


    我湊到了小乞丐眼前,仔細地觀察他。這會兒才注意到他是男是女,長相如何。


    高眉深目,薄唇一直抿著,只是我剛過來的時候抬眼看了我一眼,便又低下頭去。


    “謝謝你救了我 ,看你這樣子也沒什么去處吧?跟我回家當個小廝怎么樣?包吃包住的?!蔽已鹧b成熟冷靜地說著,但心里也打著鼓。這也是我第一次忽悠人回我宮里,不太熟練。


    小乞丐還是沒說話,抬頭直勾勾地看著我。


    我被他的目光看得后退了一步。


    “可以讀書嗎?”他問,他的聲音有一些嘶啞。


    “當,當然可以。本公主可是宮里最好說話的公主了!”我拍著胸脯保證,后知后覺地驚詫道,“你不是啞巴呀?你叫什么呀?為什么自己在那個巷子里???你為什么會救我???”


    知道小乞丐能說話之后,我立馬就絮叨了起來。但是小乞丐卻又不理我了。


    二皇兄走過來的時候正巧看到我圍著小乞丐轉,一把抓住了我的后衣領。


    “像什么樣子?!蔽铱吹蕉市州p蔑又不滿地看了小乞丐一眼,抓著我就往外走,“回宮?!?/p>


    “人,我的人?!蔽蚁蚝笊斐鍪?。


    “青竹,把人帶上?!?/p>


    4


    在那以后,我與明燭就沒有再分離過。


    明燭為什么會救我,我最初問他他沒有回答,終于在我們相處第四年的時候得到了答案。


    “什么???”我難以置信地看著明燭,“你不是要救我,本來是要撿我掉下來的簪子?”


    “嗯,看起來很值錢?!泵鳡T不看我,聲音聽不出來有什么語氣。


    “然后不小心絆倒了那老太婆,那男人伸手抓你衣服,你才抱住了他大腿?”


    “嗯?!?/p>


    “……”


    “……”


    我尷尬地哈哈一笑:“無論怎么樣,結果是好的。哈哈哈”


    明燭悶聲向我道歉:“對不起?!?/p>


    “你一直不跟我說,是擔心我知道了當時真實情況就不要你了?”與明燭相處這些年,我也算了解他了。


    “嗯?!?/p>


    “那為什么現在說了?”我看到明燭額角的青筋在跳,他現在似乎很緊張。


    “你問了?!彼а劭次?,似乎在等著一個宣判。


    我一把上前抱住明燭:“大笨蛋!君子論跡不論心。而且我早就離不開你了嘛?!?/p>


    明燭是個很聰明的人。比我讀書有天賦多了。


    在有明燭之后,我的課業都是他與我一同去上的,但他卻能給我講我不明白之處。后來我發現他管家也是一把好手,于是把我宮里的瑣碎事情全丟給了明燭。


    我覺得如果現在明燭走了,那我的日子該一團糟了。


    至于這段感情什么時候變了味,我也無從知曉……或許從一開始,明燭對于我來說就是不一樣的。


    但其實我并不知道明燭真正的心意。我說什么他都會順著我,所以我不知道我問他喜不喜歡我,他點頭是發自真心,還是習慣使然。


    可惜終究我們倆還是沒辦法在一起。


    還沒等鬧明白心意,我就要去大陳和親了。


    其實大陳并沒有點名要哪個公主,可適齡的就我與四皇妹。


    四皇妹體弱,和親之路并不近,我都害怕她堅持不到大陳。我能想到這一點父皇自然也能想到,所以不會把四皇妹當作和親人選。


    而且,二皇兄身為嫡皇子,卻到現在還沒有被立為太子,我如果能去大陳和親,至少能加重二皇兄在父皇心中的籌碼。


    父皇選中我的時候,我并不意外。也坦然地接受了,反倒讓父皇心疼了幾分。


    和親之事沒有任何預兆,來的很突然,打破了原本我生活的規劃。


    和親圣旨下來的時候,明燭跪在我房門前一夜,說可以帶我離開。


    我站在門內借著月光看著他跪在門前的身影,我們心里都一清二楚,我們沒有辦法走的。


    臨走的時候我大罵了明燭一頓。


    “你只是我撿回來的奴隸!”“不過是看著你有幾分顏色逗逗你罷了,我可是公主,怎么能喜歡上一個下人?”


    “去大陳和親也不錯,反正我在京城也呆膩了?!?/p>


    “我走了你們也都不用留在公主府了,都散了吧?!蔽沂鍤q的時候,父皇給我選定了個位置建了公主府,修建了小半年呢,我才搬進來不到半年。


    我冷漠地看向明燭:“尤其是你,離開我的公主府。你不是早就想去考科舉了嗎?此前我一直拖著不應你,如今你自由了。我的公主府容不下你這方大佛了?!?/p>


    我離開皇宮之前,磨了二皇兄好久,才得了二皇兄的承諾幫我照拂明燭。我想要明燭去讀書,去考科舉,去做他最喜歡做的事情。


    5


    我回過神來,看著眼前要換衣服的明燭,趕緊背過身去。


    現在的明燭顯然沒有按照我所設想的方向生活下去。


    我也不知道明燭對我離開前的那番話當沒當真,會不會恨我……


    明燭換完衣服離開了帳篷,不知道要往何處去。


    “副將,您還沒吃飯呢?!庇袀€將士來提醒道。


    “給我備匹馬?!泵鳡T吩咐道。


    將士雖然不知道明燭要做什么,但還是去照做了??磥砻鳡T在這里威信還不錯。


    “不愧是我養大的明燭,就算是不讀書,做什么都是好料子?!蔽艺讨鴽]人能聽見我說話,飄在明燭身邊一直嘮嘮叨叨。


    “不過明燭呀,你為什么不讀書了呢?我還等著你給我考個狀元回來呢?!笨上]有人能回答我。


    可還沒等那將士備馬回來,將軍就找到了這邊。


    “要去哪兒?”是藍將軍,我小時候在宮宴上見過他。


    “這時候正是對面松懈之際,我想去燒了他們的糧草?!泵鳡T對藍將軍也很敬重地回復道。


    “真不知道你一天著什么急?這打仗是能著急的事兒么?!彼{將軍對明燭也很是頭疼的樣子,“就算你有這個想法,就你一個人去?”


    “我有把握?!泵鳡T抿了抿唇垂眸道。


    “你有把握個屁!去,叫300人與明將軍一同?!彼{將軍吩咐另一個將士道。我看出藍將軍對明燭是很欣賞的,就是覺得他脾氣太急了。


    明燭低頭沒有反駁。


    我樂得見有人教訓他,在旁邊直拍手叫好。


    一行人行動迅速,明燭的目標和策略也很精準,我在一旁一直看著,如果沒有這300人援護,明燭也是能做到的。當然有了人自然更加穩妥些了。


    燒了敵方糧草回到軍營的時候,一群將士兄弟摟著明燭的肩膀要與他慶祝一番。


    明燭掙扎一番,還是被拉去喝酒了。


    我坐在明燭對面笑嘻嘻地看著他們,雖然這群人說話有時候用詞粗鄙,但好在是給明燭增加了些人氣兒。


    本來明燭就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童了,現如今變得更加孤僻寡言了。


    “明副將,您當初為什么放著好好的狀元不去當???”


    “對啊,不比我們這些成天把腦袋拴在褲腰上的人強多了?!?/p>


    “誰說不是,不過明副將就是厲害,文武雙全。哎,明副將是不是再過兩年就能升將軍了???那是不是大雍升階最快的將軍了???”


    “那我這會兒可得我摸摸明副將,日后明副將升了階可就碰不著了哈哈哈?!?/p>


    “滾,別來這兒惡心明副將?!?/p>


    我這才從他人的三言兩語中拼湊起了我所不知道的明燭的過往。


    明燭參加過一次科舉,還成績很好的考中了狀元??墒谴蟮钌袭攬鼍驼埵ド蠝试S他從伍??战档杰姞I之后,明燭很是受針對。而且那時候明燭還不會什么拳腳。只在與我一同上學堂的時候學過騎馬和射箭。


    但是一年時間,明燭就從那個文弱書生變成了軍營中無人不曉的拼命郎君。無他,實在是明燭打架真是照著同歸于盡去的。


    再后來明燭被藍將軍看中,親自帶在身邊,直到今日。


    在他人的勸說下,明燭還是喝了兩盅酒。我記得明燭的酒量不大好……的確,其他將士也發覺出了這一點,兩人將明燭扶回了他的帳篷。


    “明副將這酒量不行啊?!睂⑹看蛉さ?。


    “哈哈哈,酒量好有什么用,人家明副將能打仗,能讀書的。那腦瓜子,我兒要是能有明副將一丟丟聰明我家祖墳就冒了青煙嘍……”


    明燭倒在床上,兩個將士也沒敢在他帳篷里多留,就匆匆離開了。


    我想攔著這倆將士,卻沒攔住,看著這倆個將士背影無奈地嘀咕道:“好歹,好歹幫明燭把衣服換了呀?!贝┲凰抟稽c也不解乏。


    “怎么變得這么不讓人省心?!蔽姨摽沾林鳡T的額頭抱怨道。


    “公主……”


    我聽見明燭的呢喃聲,嚇得我往后一大跳。


    “公主……”


    我等了半天,發現明燭除了嘀咕兩聲,并不是很清醒。我還以為他看見我了呢。


    我又走回去蹲在床邊,看著趴著臉色通紅的明燭:“你喚我做什么?是恨我?還是……想我了?”


    6


    半夜我忽然被聲音驚醒,誰知道為什么人死了之后還會困啊,我本來靠在床榻邊上盯著明燭的,不知道什么時候睡過去了。


    明燭慌忙從床上坐了起來,似乎還沒有完全清醒。


    在身上左摸摸右摸摸的,不知道在翻找什么東西。


    好一會兒明燭才從懷里掏出了一個我眼熟的物件。


    “你,你還揣著它做什么?”我驚訝地看著明燭手中的,是我的梳子。


    我頭發有些天生的彎彎,因此如果在外面瘋玩一天,回去頭發就會變得很不好打理。


    姑姑給我梳頭的時候再小心也會弄疼我。我便不愿意讓她梳了。


    但有一次情急之下,我讓明燭幫我梳了頭,明燭比姑姑還要更仔細,一點都沒有拽到我的頭發。自那之后,給我梳頭的任務就交到了明燭手上。梳子便成了明燭的貼身之物。


    不過我已經離開五年了,他如今又揣著這梳子做什么呢。


    我看著明燭不甚清醒地摸了摸梳子,表情欣慰又難過。


    “大笨蛋!”我看著覺得眼眶發熱,罵他道。


    我突然心中萬分恐懼……


    我對自己的死亡其實沒有多大的想法,人都會死的。在去和親的那一天起,我就做好了死在大陳的準備。不過是覺得死法不太好看罷了。


    可是現在,我好恨自己沒有多堅持一下,再多活幾年。


    至少現在,還不是明燭知曉我死訊的好時機。


    7


    我在明燭身邊待了一年半。


    他這一年半像是不知道累,不要命一樣的打仗,這場完了又去打那場,硬生生在一年半升上了將軍。


    如今正在回京面圣的路上。


    這一年半也讓我確認,他是一點都沒記我的仇。


    “不愧是我撿回來的?!蔽因湴恋刈匝宰哉Z。


    我的生辰前陣子剛過,他親手給我刻了個木雕。


    雖然不是多么貴重的東西,但卻是我看著他一刻刀一刻刀刻出來的。


    他刻完拿著木雕朝著大陳的方向叩頭,我看見他嘴唇顫動出‘生辰快樂’的字樣,卻沒出聲。


    之后他將木雕放到了一個小盒子里。面容沉靜。


    我知道那是他隨身攜帶的。還是頭一次見他打開。里面多是些不值錢的小玩意兒。但看得出都是用心收集的。


    他們行軍人的行程真快,原本半個月的路程被他們減少到了九天。目前已經遠遠地能看見京城了。


    近鄉情怯,我也緊張了起來。


    在病榻上流連的那段日子,我沒敢再做過回到京城的美夢。


    “不知道城北那家糕點鋪子還開著沒?”“城西那家面也不錯的,明燭你記得嗎,我帶你去吃過兩回?!?/p>


    “玉茗閣的首飾上新好多回了吧,真想去看看啊?!薄懊磕晟显澗乓蜅iT前賣天燈的老大爺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了?!?/p>


    進了京城之后,我如同回到了主場一般與明燭介紹著。


    好在明燭是個不愛與他人閑話的性子,我還能佯裝他在聽我講話。


    越靠近宮城,我的話越少了,到最后只剩下了馬蹄的聲音。


    “在此別過。我先帶他們去營里。你去面圣吧?!边@次戰役的杜將軍對明燭說道,“提前祝賀你了?!?/p>


    “多謝杜將軍?!泵鳡T翻身下馬行禮道,“明燭感念將軍恩情。但恐辜負將軍盛意?!?/p>


    這半年,明燭跟著杜將軍在南越抵御外侵。明燭有計謀但還不夠成熟,許多時候都是杜將軍指導的,明燭也有了很大的進步。


    這一次能讓明燭升階的頭功,算來其實是杜將軍與明燭一同拿下的。但杜將軍說往后是年輕人的天下了,他想給大雍的未來留個好將領,于是在上報的時候,只留了明燭的姓名。


    杜將軍眼神復雜地看著明燭,嘆了口氣:“罷了……只要你能打下大陳,無論為了什么都好,都沒白費我這番心思?!?/p>


    回來正值早朝還沒散的時間,明燭在大殿外等了一陣。


    我趁著這會兒功夫湊到了殿門邊,扒著門框往里看。


    遠遠地見到父皇坐在上面,好像和我離開那天沒什么兩樣。


    皇兄們站在前面又是背影,我看不清楚。近處的大臣們多是些新面孔。


    “宣明燭覲見!”


    8


    我隨著明燭一同走進大殿中。


    眾人的目光都交匯在明燭身上,似乎也交匯在我身上。


    父皇……還是老了。兄長們看起來更加穩重嚴肅了。


    左丞,我記得他的,是個喜歡釣魚的大叔,怎么頭發都白了。


    林尚書升成右丞了啊,那原來的右丞呢?


    我在一個個認人,明燭在與我父皇匯報此次戰事。


    這次戰事是大雍對南越八年來第一次大獲全勝,聽著明燭毫無波瀾的講述,朝臣們以及父皇皇兄們都還是情緒激昂。


    父皇很高興地封了明燭為驃騎將軍,還賞了他一處宅子和不少的銀兩。


    “圣上,臣請命領兵攻陳,迎回安陽公主!”明燭撲通一聲跪下,頭咣一聲磕在地上。


    我呆愣愣地看著他,終于知道了他為什么這么拼命。


    只有成了將軍,他才有上朝面圣的資格。也只有將軍,能提出出戰的想法。


    明燭那么聰明,不會想不到現在不是攻打大陳的時候,他只是想提醒所有人,我還在大陳等著他們來接我。


    可惜……


    明燭的話音剛落,頓時朝堂一片死寂。


    “朕知道你年輕氣盛,大陳我們自然要打!但現在還不是時機。此事容后再議。無事便退朝吧?!蔽乙姼富蕜倓偮犚姄魯∧显綉饹r的高興勁兒也被這事兒壓了下去。


    我無奈嘆了口氣。


    明燭跪在地上不肯動彈。


    我見到二皇兄上前想把人拉起來,奈何從軍多年明燭的力量已經不是二皇兄能拉得動的了。


    “你先起來。安陽的事兒……我們回去說?!?/p>


    似乎是提到了我的名字動搖了明燭,他起身跟著二皇兄到了殿外。當然,我也跟去了殿外。


    “明燭……你是不是還不知道?”二皇兄一邊看著明燭的神色,一邊試探地說。


    明燭自然是不知道我的死訊的。我的死訊傳回來應該是宮里先知道,隨后朝臣也能知曉一二。但他們行軍打仗本就遠離京城消息滯后,再加上明燭一頭悶在打仗上,更是無從知曉。


    我知道二皇兄對待明燭如此謹慎的原因——這是我臨走之前拜托給他的唯一一件事情了。二皇兄向來是信守諾言的。


    見到二皇兄這個樣子我也很欣慰,至少他沒有變。


    “知道什么?”明燭神色有些慌張,他也想到了不好的地方,“我應該知道什么!”


    “你冷靜一點,我們現在還在殿門外沒走遠呢!”二皇兄按住他的肩膀低聲吼道。


    “公主怎么了?”明燭死死地盯著二皇兄,我感覺二皇兄都被他看毛了。


    “安陽,一年前就死了?!倍市直荛_了明燭的目光。


    “不可能?!泵鳡T咬牙切齒地道,似乎這樣就能改變什么,“二皇子,你莫要詛咒公主?!?/p>


    明燭說完話就往宮門的方向跑去。二皇兄叫他的小廝跟上明燭:“別讓他在宮里鬧出什么亂子?!?/p>


    我覺得二皇兄多慮了。明燭不是個不分輕重的人,怎么可能在宮里發瘋。


    事實上也是如此,明燭并沒有在皇宮里發瘋,他奔去了我的公主府發瘋!


    “喂!喂!明燭!別仗著我喜歡你就肆無忌憚的啊。喂!這是給我送終的呀!”明燭一腳踹開了我公主府的大門,入眼便是白幡,他先是一怔,回神了上去就是一頓撕扯,撕扯還不解氣,那直接拔出劍來開始揮。


    “這燈籠,別劃壞了啊,一看就是找匠人精心做的?!?/p>


    “哎,你劃白幡小心別劃到我窗戶上啊?!?/p>


    我最后實在是跟發瘋的明燭蹦跶不動了,一屁股坐在了臺廊上:“累了,毀滅吧?!?/p>


    明燭這么大的動靜,自然公主府剩下的人也不是聾子。


    可我的管家姑姑見到是明燭之后,反倒任由他在我公主府發瘋。


    就好像,就好像,在替她一同發泄一樣。


    最后,我看到明燭跌坐在地上,像個迷途的孩子一樣神色迷茫,口中嘀咕道:“那我做得這一切為了什么?”


    9


    “公主,為什么會……”明燭甚至說不出來那個字。


    管家姑姑給他倒了杯茶,明燭捧著卻沒有喝。


    “說是病死的?!惫芗夜霉每粗袢涨缈杖f里的天空說道。


    “公主的身體一直很好?!泵鳡T反駁她??墒窃俜瘩g又有何用呢。


    我和他們坐到了一起:“我身體確實還不錯,但人嘛,總會有一些突如其來的病疾,你們要看開一點啊?!?/p>


    “大陳的狗皇帝,我必要他死!”我聽著明燭從牙縫里一個一個字擠出來,仰頭看了看我公主府的天空。


    明燭用我的一身衣服替我立了一個衣冠冢,墓碑上的字是他親手刻的,還挺好看。


    他將給我準備的生辰禮物一同埋了進去,我有點心疼,自己都還沒玩著呢。


    不知道自己到了地府之后有沒有機會把東西拿回來。


    整理好這一切,明燭又進宮請命攻打大陳,這回二皇兄也在一邊支持。


    “如今正是我軍士氣鼎盛之際,這是戶部尚書呈上來的帖子,糧草可支撐我們兩年的戰事。兵部也持贊同態度?!倍市窒雭磉@些年也做了不少的準備。


    父皇沉吟片刻點頭:“好?!?/p>


    可戰事終究沒有那么快就能開始,出征的日期定在了半年后。


    有了自己府邸的明燭最近成了京城的大紅人。無他,一個年輕雋秀的少將軍,媒婆都差點把將軍府的門檻踏破了。


    就連在一些大臣也試探著明燭的態度,想給自己的女兒找個好歸宿。


    我一邊心里酸溜溜的,一邊又希望明燭能應下一兩樁接觸試試,萬一有心儀的呢,他總不能一直陷在我的死訊里,生活總是要繼續下去的。


    我還是不忍心他孤獨終老……我可真是個善良體貼的好公主!


    可明燭的態度很堅決。


    “你固執個什么勁兒?我當初把你撿回來就是為了報恩順便有個順手的小廝罷了。你幫我收拾了那么多爛攤子,該還的早就還清了。何必這樣呢?”


    我和明燭并肩坐在草地上,明燭手里拿了一片葉子在吹。


    他總是很厲害的,我小時候學古琴的時候,音律總是記不住,可明燭能輕松用一片葉子吹出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哦,不,現在是氣死鬼了。我還能聽出現在明燭吹的調子就是當初我學不會的那個。


    “你可真是個啞巴。跟在你身邊這么長時間,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p>


    我聲音放輕補充道:“我還不如個啞巴,至少不會說那么多違心的話中傷你?!?/p>


    10


    年前,明燭帶兵出征了。


    這一次他比以往更加嚴肅認真。


    二皇兄前來為他送行。


    “你得活著回來?!倍市謬诟赖?。


    明燭對他的話完全不搭理。


    我看到二皇兄面對明燭這個樣子拳頭硬了,但還是忍住了一口氣道:“安陽就拜托給我這么一件事兒……我不想違背對她的承諾?!?/p>


    明燭忽地抬起頭看向二皇兄,聲音低沉:“我一定活著回來?!?/p>


    戰事只打了一年半,比計劃中要快上半年。將士們越打士氣越足。尤其是敵軍用我和親之事羞辱他們的時候,將士們如破籠的老虎,惡狠狠地掏向了敵方。


    攻破大陳都城的時候,將士們都在歡呼。


    明燭比我想象的要冷靜沉著。他不慌不忙地布局,卻每一步又狠又絕,將大陳逐漸絞殺。


    “不愧是讀書人,還是腦子好使?!蔽铱滟澋?。


    明燭攻進了大陳皇宮,一刀捅死了大陳皇帝,似乎和他多說一個字都浪費時間。


    我看到明燭抓住了一個太監,問安陽公主的住處。然后一步一步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到了我住的小院。


    在大陳皇宮里,我住的環境不算差,但也不算好。


    在我死后,小院沒人住也沒人打理,早荒蕪了。


    但明燭似乎心有所感,走到了我院子里唯一的梨花樹下,用他的佩劍刨了一圈,果然發現了我藏在此處的盒子。


    “公主,習慣還是沒有改呀?!蔽衣犚娒鳡T似乎笑了一聲。


    明燭打開盒子,里面是三千兩銀票。


    我小時候因為母妃老是沒收我的零用錢,養成了藏錢的習慣。


    “歸你了?!蔽姨摽彰嗣业娜?,略帶不舍地道。天知道我在異國他鄉攢下三千兩是多么難的事兒。


    明燭帶著我的三千兩,親手挖出了我的尸骨,帶回了大雍。


    父皇用公主禮中的最高規格給我重新下了葬。


    看著來吊唁我的,還有其中我年少時期很看不慣的死對頭。


    她如今也嫁為人妻了,看起來氣色不錯,過得比我好多了。更氣了。


    11


    眾人散后,明燭準備了酒盞陪在我的墓碑前與我對飲。


    “公主,我終于迎回你了?!泵鳡T開心地笑了。


    “嗯嗯,我終于回家了?!?/p>


    “我不喜歡殺人,不喜歡打仗……我只想在公主身邊讀書?!泵鳡T酒量向來不好的。


    “我也不喜歡大陳?!?/p>


    “這回該公主接我了。等我……”


    我心里突然慌了起來,大聲吼:“你什么意思,明燭???”


    還沒等我仔細看明燭的狀況,我就感覺到我的身影逐漸消散。


    我忽然大笑,笑出眼淚:“這次我等你,一定親口告訴你我愛你?!?/p>


    12


    第二日清早來打掃的小廝見到倒在安陽公主墓前的驃騎大將軍驚叫出聲。


    二皇子來收尸的時候見到了明燭身下壓著的一封信,和手中捏著的紙條。


    信封上是寫給杜將軍的。二皇子收了起來。


    又捻開了紙條:“只求合于一墳?!?/p>


    二皇子冷笑一聲:“我妹妹的墳還真是能折騰,像她本人?!?/p>


    “安陽,這可不是二哥說話不算話了?!倍首佑值吐曊嫘妮p笑,“也好?!?/p>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為該書點評
    系統已有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更多登錄方式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一区-99久久免费精品高清特色大片-亚洲国产成人精品女人久久久-国产精品区一区二区三在线播放
  • <td id="ywuuy"><option id="ywuuy"></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