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ywuuy"><option id="ywuuy"></option></td>
  • 陰陽蓮
    作者: 今晚私遇更新時間:2024-02-22 14:21:35章節字數:10247

    我是江南賣蓮子羹的。


    我的蓮子羹不僅使容顏精致,


    更是能讓人都擁有一股子蓮香。


    直到那位遠在京城的將軍夫人派人多次來求我。


    我笑了。


    1.


    「這位就是,你那位難請的做飯娘子?」


    面前十八九歲,一襲玄衣冷酷俊美的少年充滿審視地看向我。


    我毫不畏懼地迎了上去,畢竟我這張臉也生得著實普普通通,活像是上天湊合出來的一般,誰會瞧得上我。


    李穎直接扯出一股笑來,柔聲道。


    「妾近來想吃蓮子羹的很,郁娘子手藝頗佳,所以...」


    還沒等李穎說完,少年的撥弄佛珠的手就停了。


    「我還有些事,你決定就好?!?/p>


    「請的費用從公中支吧?!?/p>


    到底是青年眼底有些不耐煩,但看向李穎的臉時瞬間就有些軟了下來,不過還是說完就揚長而去。


    一襲白衣清麗的李穎有些無奈地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轉過頭對我說道,「將軍啊,他就這樣子,娘子不要見怪?!?/p>


    「不會?!?/p>


    我低頭應了一聲。


    這就是被大冶上上下下都羨慕的恩愛夫妻?


    也不過如此。


    「那郁娘子的報酬怎么算?」


    李穎突然湊近了些皺,著眉頭問我,我看著她那有些熟悉的五官,勾了勾紅唇回答。


    「五十兩一碗?!?/p>


    「怎么會這么貴?」


    她驚呼了一聲,沒想到我的價格如此昂貴。


    而我聽到瞬間冷下個臉,轉過頭直接想要離開。


    但李穎見我要離開,直接就拉著我的袖子,不讓我走。


    她隨即咬了咬貝齒,我盯了她好一會,她才下定決心。


    「若娘子的羹真有那般效果的話,五十兩...也是可行的?!?/p>


    2.


    我這才轉回了身子,挑了眉應下了。


    說到底,李穎并不是正兒八經的官家小姐。


    自然對錢財之物愛惜得很。


    她啊,是那位失蹤的連丞相的義妹。


    據說是連丞相前兩三年從難民窟帶出來的,雖然得了連丞相教養,但還是從骨子里就改變不了小家子氣。


    不知怎么的,她竟然好運地被戰神小將軍看上了。


    小將軍名王際與,同連丞相靠苦讀一點一點爬上來不一樣。


    他家世代都是將軍,守護大冶國土。


    他第一次上戰場直接靠家世當了將軍,好在用兵如神,這么久以來竟無一絲敗績。


    就是這樣的家世能力都頂尖的少年會看上一個孤女,并娶她當自己的正妻。


    婚后即便是李穎無所出,王際與也不納妾,死守一人,惹得京城貴女哀聲怨道。


    這樣的深情就連離京都千里之外我所在的江南,也是傳遍開了。


    人人都嘆李穎好命,本就是下層無依無靠的孤女,先是遇到連丞相收她為義妹,后來更是被小將軍娶為正妻。


    前不久王際與更是為了她,當眾拒絕圣上賜給他的三個絕世美人,只求讓皇上賜給他月光錦給李穎做衣服。


    「嘖嘖嘖,真羨慕啊?!?/p>


    我聽完旁邊廚娘說這件事,嘖嘖嘖了幾聲,就不慌不忙開始備明日做蓮子羹的材料。


    「蓮子,郁娘子,我們食材庫是有的?!?/p>


    「只有我自己的蓮子,做出來才有那個味道,嬸子放心?!?/p>


    3.


    隔日,我將一碗熱騰騰的蓮子羹端給李穎,李穎有些肉疼地看著面前的蓮子羹。


    「這蓮子羹好喝倒是好喝,就是有些太貴了些?!?/p>


    才喝了第一口,李穎原本緊皺的眉目瞬間舒展了,隨后一口氣喝完,但還是忍不住抱怨。


    我在一旁沉默不語,緊接著,李穎又有些焦急地問。


    「效果什么時候能出來?」


    「大概今晚?!?/p>


    我恭恭敬敬地回答,李穎直接將喝過得碗摔在我的身上,眉宇間全是怒火。


    「效果這般慢,你怎得收得這般貴?」


    還沒等我反駁,就聽到一道男聲響起。


    「穎兒何事這般生氣?」


    來人正是王際與,他進門只是輕輕撇了我一下的瞬間,李穎就又換上那副柔柔弱弱的樣子。


    「無事,夫君?!?/p>


    王際與神色不明,只是低著頭撥弄佛珠,這意思很明顯是不相信李穎說的話。


    「蓮子許是有些硬,夫人吃不慣罷了?!?/p>


    我急忙打了個圓場,王際與沒有看我,而是皺著眉頭瞅著李穎,冷聲道。


    「是嗎?」


    李穎瞬間扯出個柔弱的笑容,月光錦做的華美衣服,更顯得她身姿單薄惹人憐愛。


    「夫君,郁娘子不小心打翻了碗,我便說了幾句?!?/p>


    接著李穎給我使了個眼色,我便知道要退出去了,便行了個禮。


    出了門我才慢慢悠悠地在府中轉著,著實被驚艷到了,因為池塘中全是連片的蓮花。


    又正值夏日,蓮花在微風中搖曳生姿,好看極了。


    路過的小廝看我一直盯著蓮花,便笑呵呵說道。


    「小將軍喜歡蓮花,特地栽種的?!?/p>


    我沉下眼眸,并沒有多說什么。


    所以那個蓮香的效果才是李穎最想要的?


    當晚,果然就聽到王際與宿在了李穎的房中。


    4.


    距離上次我給李穎的蓮子羹,已經過去了好幾日。


    而王際與同樣一連好幾日都宿在了李穎的房中。


    他同別的男子不一樣,他并不重欲,聽小廝說之前我沒來到將軍府的時候,他只有月中的時候才會宿在李穎的房中。


    「你這蓮子羹,蓮香的效果就只有這么短嗎?」


    「不過才六日,味道就沒了?!?/p>


    只見李穎踏著小步,來到我的院子中,有些埋怨地看著我。


    短短幾日,她同上次的見的模樣有些差別,五官精致更為些,但還是沒有多大的區別。


    身上若有若無的蓮香配上她穿的月光錦顯得更加飄逸出塵。


    看著她的模樣我晃了晃神,直到她出了聲,我才不畏不亢地回答道。


    「夫人,需要長喝,才能維持蓮香的效果?!?/p>


    「你們這些販子,多是用這般招數,坑人錢財?!?/p>


    李穎瞬間有些氣不過,嘴上雖不依不饒,但還是讓我為她再次做羹。


    第二天,我又將蓮子羹送了上去。


    李穎喝下去,瞬間身上的蓮香散發,皮膚肉眼可見的精致了許多,她自己也察覺到了自身的變化,眉眼彎彎。


    「夫人真是好相貌,雖然是義妹,如今不知怎么得倒是和連丞相有幾分像?!?/p>


    就連旁邊的嬤嬤驚嘆功效,也忍不住的夸贊李穎。


    李穎也被夸得飄飄然然了,瞬間就賞了那個嬤嬤五兩銀子,隨即就想要去找王際與,問道。


    「將軍呢?」


    「將軍許是在佛堂禮佛?!?/p>


    聽到這話,我不由得愣了愣,殺伐果斷的戰神將軍也會信佛?


    「你且退下吧,過幾日再給我做碗?!?/p>


    李穎起身,我便退下了。我看著她有些欣喜自得,不由得高興了起來。


    李穎呀,


    這蓮子你就吃吧,吃得越多越好。


    5.


    喝了蓮子的當夜,王際與果然又宿在了李穎的房中。


    卻不曾想,第二天李穎臉色有點蒼白地來到我的院子中,我有些疑惑,為什么才第二天李穎就來我的院子了。


    哪曾想她并不是要求我再次做羹,反而懇求我。


    美人垂淚,自然是讓人心疼的。


    「郁娘子,如果將軍找你做羹,麻煩你千萬不要給他做,我可以加錢?!?/p>


    「我給你一百兩一碗的價格如何!」


    她的神色有些慌張,似乎有些急迫,再也不像是之前那么高高在上。


    我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信誓旦旦表示不會。


    「夫人放心,草民不會給將軍做的?!?/p>


    畢竟這蓮子羹啊,是專門給你做的呢。


    哪曾想過了兩天的一個夜晚,王際與便來到我的院中,他神色冷俊,抿了抿嘴。


    「你的蓮子羹,給我也做份,給你加錢?!?/p>


    他輕輕捻著佛珠,燭火照在他的臉上,他正在垂眸看著手中的佛珠,神色晦暗。


    蓮子羹的功效像來是女子喜歡的,這位容色俊美是用不到的,況且這本來不是拿來給女子的。


    至于蓮香...


    我想都沒有想就拒絕了王際與的請求。


    「恕難從命,婢子是夫人請的,只給夫人一個人做,將軍另請高明吧?!?/p>


    他皺了皺眉頭,隨即薄唇輕啟,「三百銀子一碗?」


    我吞了吞口水,雖然有些意動,但再次拒絕了。


    「那你想要什么?」


    這次他沒有開價,反而是看著我,黑漆漆的眸子看不出來神色。


    我笑了笑,提出了一個令他怔住的東西。


    「你手上那串佛珠?!?/p>


    這佛珠可是好東西,倒是有些莫名其妙的熟悉。


    青年聽到直接臉上一冷,握緊了佛珠,轉身就離開了。


    6.


    知道我沒有答應王際與的要求,隔天李穎就拿著一百兩感謝我,又要求我做羹。


    「不知怎么的,近來越來越想吃蓮子羹?!?/p>


    「郁娘,你再做碗吧?!?/p>


    「知道昨天你拒絕了將軍,多余的就當是賞給你的?!?/p>


    李穎和顏悅色地對我說道,經過王際與一事,她對我更加滿意了,就連稱呼都跟我親近起來了。


    但提及蓮子羹,我很明顯地看到她的喉嚨滑動了下,吞咽了下口水。


    我笑了笑收下了銀兩,一口應了下來。


    距離上次做羹的時間不過才三日,李穎就忍不住了。


    第二天,我又將蓮子羹端給李穎喝了。


    看著她急不可耐地大口大口喝著,其中險些被嗆著,劇烈地咳嗽泛起了淚花,直到喝完才愿意放下碗筷,發出一聲嘆喂。


    然后就急沖沖拿起銅鏡照著,


    「??!」


    她發出一聲驚呼,隨即一手甩在了我的臉上,我被突如其來的巴掌甩懵了。


    李穎指著她額頭一個小黑點說道,「怎么會有個小黑點?是不是你在羹里面下毒?」


    我瞇了瞇眼睛看向那個小黑點,小黑點察覺到了,嗖的一下就隱藏在皮肉之下。


    「麻煩夫人看清楚再指責?!?/p>


    旁邊的嬤嬤聞言也看了看,對著李穎搖了搖頭,這時候我才反手給了她一巴掌。


    「我不是將軍府的奴仆,既然夫人留不下我,自有人留得下我」


    李穎也顧不得臉上的疼痛,她知曉將軍也想要我的蓮子羹。


    她再次看了看自己的容貌,確定沒有,而且容貌更加精致,才訕訕揚起了抹笑容。


    「娘子,剛才我許是心急了些,錯怪了娘子,只要娘子繼續給我做羹,我什么都給可以給娘子?!?/p>


    如果是你的命呢。


    這話我沒有說出口,只是神情淡淡地嗯了一聲。


    7.


    這蓮子羹用的可不是普通的蓮子。


    如果李穎看得仔細就會發現她的臉上全是細小看不見的黑點。


    不過那有如何呢,李穎喜歡吃,我就讓她吃。


    這幾日,李穎的容貌越發出塵,她之前不敢應的那些邀約,如今也有底氣去參加。


    就連曾經喜歡王際與的長公主殿下的青宴都敢應下,回府的時候,她眉宇間全都是飄飄然。


    隔日就傳出,連丞相義妹姿色傾城,雖無血緣竟眉宇還有幾分相似,身上同連丞相的蓮香都一模一樣。


    她還沒回去自己房中,就跑來我的院子里又要求我做羹,眼中全是急不可耐。


    這幾日她喝我蓮子羹的次數越來越頻繁。


    看著她滿意地將喝完的碗放下,如今這已經是第七碗了。


    就連剛回來的王際與看向李穎的臉,都閃過怔怔失神,「連…」


    刷的一下,李穎那張臉一下就黑了起來,乍一眼又仿佛是錯覺,但還是維持著柔柔的笑容。


    「夫君,在說什么呢?」


    這時候聽到李穎的聲音,王際與才緩過神來,又是那幅淡淡的任何人都不在他眼里的樣子。


    「你倒是和連丞相越來越像了?!?/p>


    接著李穎笑著迎了上去,一臉溫柔地沖著王際與說道,「可能是府上的風水養人,和兄長相像也是一種緣分?!?/p>


    我在旁邊,心底止不住地發冷。


    嘖嘖嘖,緣分?


    這緣分就是被你吃進肚中?


    你是怎么好意思還叫他兄長的?


    8.


    沒錯,失蹤的連玉被她吃進了肚子中。


    連玉不是人,他是陰陽蓮中的陽蓮,和我同出一根。


    自我有意識以來,他永遠是枝頭開得最好的那支蓮花,而我則永遠是花苞的狀態。


    我的命運注定了,我是陰蓮自然是不被天地允許的,只能養分枯竭而死。


    但我卻修煉成了人。


    自然是連玉那個傻子,將自己的養分補給給了我。


    即使他拼命修煉,到最后卻只能化形成了個瞎子。


    而我因為比不上他得天地喜愛,自是修煉化形只能是個孩童,是他將我帶大,如兄如父。


    后來啊,我倆自是有使命,他渡世輔明君,我本是應該奪人性命,卻被他牽引遏制只能吸食壞人心臟。


    我曾怒斥他管得太寬,但他那雙無神的眼睛,總是詭異地讓我看出來無奈。


    「蓮兒,凡事皆有因果,惡終譴?!?/p>


    他在任丞相這幾年,凡是親力親為,親自參與一系列為民為國的事情,就連曾經罵他瞎子怎么能當丞相的政敵后面也熄了聲。


    他對人總是像春風一樣,輕柔。


    可他死了,


    死在了他因善意救下的李穎手里。


    我嗤之以鼻,看來啊這善良的人也得不到好報。


    李穎的確是他撿來的,后來被貴女嫉妒下毒,是他拿自己的血救了她。


    喝了他的血,容貌自然是提升了的,那時開始李穎開始同他有一分相像。


    后來她不知道怎么聽說了陽蓮的作用,直接將他囚禁剝肉活吃了。


    成了現在的李穎這般容貌,嫁給了王際與,成了全大冶最羨慕的將軍夫人。


    9.


    過了幾日,就當還差最后一碗蓮子羹的時候,意外卻發生了。


    「夫君,我懷了我們的孩子?!?/p>


    我看著一臉散發著母性光輝的李穎,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柔著聲,向王際與說地這個喜訊。


    而我愣在了原地,她懷孕了。


    不怎么地,我端著的碗瞬間被掉落下來的屋頂瓦片擊落碎了一地。被聲音拉回了思緒,我開始急忙蹲下收拾碎片,腦子混亂成一團。


    而王際與的聲音冰冷地從我頭頂上傳來,「領罰?!?/p>


    說完這句話他捻著佛珠就離開了。


    神經病,我是你府上的人嗎?還領罰。


    直到我嘀嘀咕咕地收拾完了,起了身。


    就見李穎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郁娘,明天再做碗蓮子羹送過來吧吧?!?/p>


    「如今我有了身孕,這幾日多做些吧?!?/p>


    本該到嘴邊的好,卻怎么也發不出聲來,耳朵像是連玉親自在念叨,「惡終譴?!?/p>


    面前的肚子里面是未作惡的生靈。


    要給連玉復仇就必然會讓它無法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我是陰蓮,本該成為作亂一方的惡物。


    卻按照他的意愿成了只能汲取惡人生命的陰蓮,所以做的蓮子羹的雙手沾染了血腥,卻沒有一個不無辜。


    如今,面前的選擇似乎讓我沒辦法選擇。


    10.


    「蓮子不夠,做不成羹了,夫人?!?/p>


    我恭恭敬敬地回答,內心卻止不住的郁悶。


    「怎會不夠,庫房不是那么多嗎?」


    李穎皺著眉頭問著我,顯然是不相信我的說辭。


    「我用的是我自己種的蓮子?!?/p>


    李穎想要發了火,被旁邊的嬤嬤勸住,生氣對胎兒不好,硬生生忍住了。


    最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得退出了,回到了我自己的院中。


    看著面前盒子里我那些顆顆飽滿的蓮子,我陷入了沉思。


    竟然沒有注意到,李穎也來到了我的身邊。


    「好啊你,不給我做,就私藏了起來了?」


    還沒有等我反應,李穎就氣沖沖沖到我的面前,眼中全是怒火。


    我蠕動了下嘴,卻不知道說些什么。


    倘若我不曾知曉她懷孕,明日必定最后一碗蓮子羹就會呈在她的桌子上,她也會因為我的蓮子成為養料。


    現在我知曉了,我下不去那個手。


    我抬起垂下來的眼眸,怔怔地同她說道。


    「我不做了,我要回我的江南?!?/p>


    似乎李穎也沒有想到我會我會這么說,瞬間就有些慌了,她緊緊握住我的手臂,「郁娘子,再給我做碗吧!」


    見我并沒有反應,甚至我推開她的手,便想要收拾行李。


    她冷笑一聲,清塵的面容全是冷漠,她只是眼神示意了下,婢女婆子就把我按住了,將我的手死死地禁錮住,臉緊貼著地板。


    「郁娘子認為你回得去嗎?」


    11.


    我沒想到李穎竟然會將我囚禁了起來。


    四肢被綁的我被關進了柴房。


    作為天蓮一族我們渾身是寶,但卻沒有任何攻擊力,被外人垂涎。


    「郁娘子,你是名聲大不假。倘若我放出消息,你做的蓮子羹會讓我身上起紅疹,你覺得還會有人請你做羹嗎?」


    李穎用團扇挑起了我的下巴,直勾勾地說出威脅的話,看到這張和他相似的臉做出這表情,我心底沒來頭泛起了惡心。


    如今的她憑借她的這副模樣在京中風頭更甚,甚至還得到了之前受了連玉恩的人的庇護。


    這樣做的話多的是人相信她。


    我到是頭一次見這么想死的,要不是他...


    見我一直低著頭,李穎直接讓人拿了鞭子狠狠抽在了我的身上一遍又一遍,又見有個小廝抽在了我的手臂,便皺著眉頭吩咐道。


    「別打手臂和手?!?/p>


    到底是血肉之軀,有些承受不住。


    「嘶?!?/p>


    我倒吸了口涼氣,因為我沒想到她還讓人將鹽撒在了我的傷口上,就在我忍不住要大聲叫的時候。


    「把她的嘴堵上,我養胎需靜?!?/p>


    李穎摸著肚子吩咐著下人。


    臟兮兮的帕子粗暴地塞進我的口中,鹽刺激著我的傷口,讓我忍不住蜷縮著身子。


    抽一鞭子,撒一點鹽。


    周來往復,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我的身體都不像是我自己的。


    「做還是不做?!?/p>


    李穎高高在上的看著我,像是看著一條死狗一樣,讓人將帕子取出,我癱在地上喘著氣。


    「不?!?/p>


    見我還是不做,她惱了。


    「給你一天時間考慮?!?/p>


    「不然,郁娘子永遠留在這兒吧?!?/p>


    12.


    夜晚。


    得虧我是天蓮,恢復得挺快的,雖然看著還是挺慘的,但是其實只是表相。


    我費勁地用尖銳的石頭割開綁著我的繩子,直到獲得解脫我才嘆了口氣。


    正準備起身的時候,推開柴房門,身后一道冷冽的聲音響起。


    「你同連玉是一樣的嗎?」


    我嚇得背后生起了寒意。


    轉頭一看,王際與就佇立在不遠處,神色晦暗地看著我。


    「我不懂你在說什么?!?/p>


    我強裝鎮定,即使我是陰蓮,但也是天蓮,天蓮一族身上都是寶,我可不敢賭人心。


    他沒有說話,用手指了指地上的被我血液沾染過的地方。


    地磚的細縫中竟然開出了一株又一株的野草。


    我的后背衣服被冷汗打濕了。


    如今的我身份爆露,成為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我盯著面前的少年郎,警惕著他下一番的動作。


    如今的我雖然好得差不多,但內里消耗是極大的。


    他似乎有些不解的盯著我,薄唇輕啟,「放心,我并不是那樣的人?!?/p>


    「你只需要告訴我,你為何來將軍府?!?/p>


    見我不語他才斟酌又開了口,「她的確有些任性,如果做錯了些什么,我替她向你道歉,補償你可以去賬房拿?!?/p>


    13.


    「這是道歉補償能解決的嗎?」


    「你的好夫人生生活剝了我的兄長!」


    我憤恨地看著他,如今的李穎這般囂張的氣焰何嘗不是有他在背后依靠。


    他愣了愣,似乎也沒有想到是這個原由,隨即皺了皺眉頭回答道。


    「她從來沒有去江南,許是中間有什么誤會?!?/p>


    「你兄長叫什么?我派人給你調查?!?/p>


    我冷笑一聲,「我兄長名…連玉,正是當今失蹤的那位丞相?!?/p>


    「你那位好夫人的義兄?!?/p>


    面前本來平靜的王際與瞬間被打破,聽到連玉的名字,他瞬間臉色一下子就白了起來。


    「不可能?!?/p>


    他像是有些魔怔地開始喃喃道,一直重復著不可能,我有些皺眉地盯著他。


    直到很久,他才沙啞地開口。


    「那你為什么不報復她?」


    我的手緊緊地握成拳頭,眼淚從我的眼眶滑落出來,「對啊,報復,就只差…最后一碗啊?!?/p>


    「可她懷孕了,他從來不讓我迫害無辜的生靈?!?/p>


    「我放棄了,回我的江南吧?!?/p>


    過了一會王際與才回答,他的聲音平靜,仿佛處理得不是他的孩子。


    「我幫你,我不差這么一個?!?/p>


    我愣住了,這不是他的孩子和妻子嗎?


    14.


    李穎有身孕的消息傳遍整個京都。


    小將軍大擺宴席慶祝,明日將會有許多貴女來將軍府。


    「郁娘,我就知道你是識相的?!?/p>


    「這兩日我身為主母自然是要操辦明日的宴會,沒有顧及得上你?!?/p>


    「這就當賠罪了?!?/p>


    李穎笑瑩瑩地用涂滿丹蔻的手指從發頂拿下來一支玉簪,插在我的發間端詳。


    這幾日沒喝我的粥,她的容貌下降了三四分,看起來沒有之前那般清塵精致。


    開始焦急了來我的院子中,屬實很正常。


    「謝過夫人?!?/p>


    距離那天已經過去了三天,我好好調理內里,如今也恢復得差不多了。我借口我的手有些疼痛休息兩日,她也自知理虧。


    「那蓮子羹...」


    李穎有些期待地問道,眼中全是渴望。


    我坐在床上垂著眸子畢恭畢敬地回答道。


    「明日夫人就能喝到?!?/p>


    見我松口,李穎自然欣喜得不得了,扔下一句話就繼續跑去吩咐明天的事宜。


    「那就期待明天娘子的蓮子羹了?!?/p>


    看著她越走越遠的背影,我才拿下頭上的玉簪,摩擦著上面的花飾,勾起了嘴角。


    放心,李穎。


    我的蓮子羹包你滿意。


    15.


    第二天,府上張燈結彩,熱鬧非凡。


    我在廚房看著準備食材的奴仆們忙得不可開交。


    「郁娘子,你的蓮子羹呢?夫人急著要喝呢?!?/p>


    如今已經是第五次李穎派人來催促我,我無視嬤嬤能吃人的目光,繼續小火慢燉。


    「嬤嬤,我的蓮子羹得小火慢燉才能有效果,讓夫人別急?!?/p>


    嬤嬤聽到我的話想要罵人,卻只能咽下去轉身回去稟報。


    直到一個時辰過后,臨近開宴,我估摸著人也應該到齊了,就開始慢吞吞端著蓮子羹朝李穎的院子走去。


    面前的李穎自然是焦慮,還準備讓人繼續催我的,卻不曾想我已經來了。


    「今兒咋這般晚?!?/p>


    李穎有些埋怨地盯了我一眼,然后直勾勾


    「身上疼,動作許是慢了些?!?/p>


    我輕飄飄來了一句,瞬間李穎有些訕笑,也知道是她的緣故便不再多說,便端起蓮子羹就開始大口大口得喝著。


    喝完就用帕子輕輕擦拭著嘴上的余漬,這才看向我,一臉恩賜地看向我。


    原先只有三分像連玉,如今竟然有了五分,身上的蓮香也厚重了許多。


    「郁娘子,在江南許是沒見過世面,就一起去前廳吧?!?/p>


    我點了點應下了,正和我意。


    我跟在李穎身后的侍從隊伍到達了前廳,李穎隨即坐在了主位,一臉幸福地看著同座主位的王際與。


    李穎正欲同王際與說些什么,就被一聲驚呼聲嚇到。


    「怪物?!?/p>


    16.


    有些小孩子甚至叫出了聲,聲音十分刺耳。


    李穎這才轉頭看向發聲處,卻發現大家都驚恐地看著她。


    她有些不解,想要詢問。


    「怎么…」


    還能等到說完,就夏然而止。她不可置信盯到自己的手,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黑點,就連臉上都是,只不過有些類似于蓮蓬上面的孔,細數竟然有十五個孔,生生將這副美人面毀盡。


    她想去拉王際與的手,卻發現自己正在不由自主地朝滿池荷花池走去。


    「夫君,救救我?!?/p>


    她臉朝著王際與,身子卻不由自主地朝荷花池走去,一臉哀求的看著王際與,但給人的感覺只有驚恐。


    王際與沒有看她,而是背過身走了。


    李穎見他沒有幫她瞬間心如死灰,哀求地看向賓客,其他人也只是驚恐地看向她。


    「嘭?!?/p>


    李穎跳進了池子,像是在扎根一般,飛濺的池水打濕了她的頭發,她的頭發開始一攥一攥地脫落。


    「不…」


    她想要用雙手去接住,卻發現自己的雙臂像是生了根一樣的粘在了身體上,動彈不得。


    她開始心如死灰,看著別人對她的驚恐。


    但是她瞬間眼中放出了光,因為王際與又回到了大廳。


    「夫君,你是來...」


    救我的嗎,她還沒說出口就愣住了。


    只見王際與右手持一根黑色棍子,并沒有理會她的呼救,神色冷淡地揮起了棍子,打在了李穎的肚子上。


    瞬間王際與左手腕上的佛珠瞬間崩了,散落一地。


    李穎不可置信地看著王際與,肚子的疼痛讓她說話都斷斷續續的,「這是我們的孩子啊,夫君你怎可...」


    清澈的池水瞬間泛起了一抹殷紅,在場的賓客都面露不忍。


    「你忘了當初是你說疼愛自己的兄長去世,求我庇護才嫁入府中?!?/p>


    「不是我的,我同你并沒有圓房?!?/p>


    李穎聽完瞪大了雙眼,隨即嘴里一直喃喃道,「不可能,分明…」


    「暗衛不能有子嗣,業障我背,繼續?!?/p>


    原來當初那個領罰不是對我說的,我若有所思地想著。


    王際與并沒有理會她的震驚,沖在人群面前的我冷淡道,說完就開始蹲下一顆一顆拾著佛珠。


    17.


    這時候李穎才緩過神了,瞬間盯著我,眼神惡狠狠地盯著我「是你的蓮子羹?」


    「我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這樣子做!」


    她失聲怒吼,似乎沒想到會是我。


    我冷笑一聲,走到池子旁邊,挑起她的臉,細細地端詳。


    「你這副面容用得可心安?」


    她有些不解皺著眉頭,「我同兄長…」


    我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用盡了十成力。


    「給自己貼了個義妹的名義,還真當是他的妹妹了?」


    「要不是當初那些小姐輕賤你,你惱怒說自己是他的義妹,他不忍心揭穿你,你真就當自己是個東西了?」


    賓客里面開始有人竊竊私語,對著李穎評頭論足。


    似乎也知道自己的事情敗露,她的臉似乎有些羞紅,「那與你何干?」


    「與我何干?」


    「因為我才是他的親妹妹?!?/p>


    我一字一句地說得,直勾勾盯著她的眼睛。按照人類的關系,我同他的確是這樣子的。


    「不可能?!?/p>


    她盯著我那平淡無奇的臉說道,不敢相信我同連玉是親兄妹。


    「怎么不可能?你將我兄長活剝吃進肚中都可能,怎么到我這兒就不可能起來了呢?」


    「你這副越來越同他相像的美人面,你真當是你自己的了?」


    身后的人群傳來一陣躁動,「這娼婦把連丞相活剝了?」


    「我就說她怎么越來越像連丞相,妖女!」


    「活該!」


    聽到我說的話,原本有些可憐她的賓客瞬間怒了,也不害怕了,有的膽子大的甚至直接上前一口痰吐在了李穎的臉上。


    18.


    痰液粘搭搭地在李穎的臉上,她這時候才慌了,看向已經撿好佛珠的王際與,他正在低頭看著手中的佛珠。


    「夫君,你信我?!?/p>


    她開始哀求,在場的人她唯一能求助就只有他了。


    「信你?」


    王際與冷笑,神色陰冷,眼睛似乎還有些紅血絲,有些失態地說道。


    「你告訴我,府上最偏遠的那個東廂房的骨架是誰的?」


    李穎的瞳孔開始放大,似乎沒有想到王際與會發現。


    事到如今,李穎也知道她逃不過了,開始哈哈大笑,笑完了開始譏諷地說道。


    「憑什么,連玉高高在上,不染塵埃,所有人都喜歡他?就連你,王際與,有他的地方你就主意不到我?!?/p>


    「我最大的錯誤就是喜歡上了你,王際與,不然我會喝蓮子羹只求同他氣味相像,得你憐愛?」


    「不過好在他就是個傻子,不過是說我被綁架了,他就自投羅網了,瞎子到死都不知道活剝他的人是我哈哈哈?!?/p>


    說道這兒,李穎似乎還有些得意,仿佛這是她的人生中最值得慶祝的一件事。


    「想不到,他啊還是…」


    李穎還沒有說完,頭瞬間爆了,就這樣李穎沒有了腦袋,活生生長出來一朵蓮花來。


    在場的人也沒有想到會這樣發出驚呼。


    后來不知怎么得賓客散去,王際與直接讓人將李穎身上的月光錦扒了下來燒了。


    我有些好奇地看著他,他才神色淡淡地回答。


    「那原本就不是給她的?!?/p>


    這種丑聞震驚了整個大冶,誰也沒想到那般風清亮節為國為名的連丞相會死這等后院婦人手中。


    連玉被追封為安冶侯,那副骨架在被抬去了皇陵的路上,百姓自發帶白布兩側跪拜,場面十分浩大。


    我站在城墻上看到這一幕,不由地被震撼到了。


    這就是他守護的嗎?


    19.


    第二天,當我準備收收拾拾回我的江南養老的時候。


    王際與擋住了我的去路,他雙眼血絲布滿像是熬了許久一般,聲音沙啞地開了口。


    「我翻遍所有古書,你和他是陰陽蓮對吧?」


    「你有辦法讓他復活嗎?」


    這個問題屬實讓我頓了頓,就是這么一頓,讓他眼睛生出了一點光亮了起來。


    直接撲通一聲,跪在了我的面前,磕了下去。


    「求你?!?/p>


    「只要能救活他,我什么都可以付出?!?/p>


    這位大冶的少年將軍,據說當年被敵軍逼迫到懸崖的時候,被敵軍首領說只要他下跪就能饒他一命,他沒跪過,轉身帶著軍師縱身一躍。


    偏生,這人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看著天空的太陽,瞇了瞇眼睛。


    罷了,都做到這份子上了,真是欠他的,我隨即嘆了口氣,用手拽起來王際與。


    「起來吧,辦法是有的,但是不一定成功?!?/p>


    王際與的眼睛亮了,聽到最后面一句又有些暗淡,但還是下定決心,「只要有一絲機會我都不會放棄?!?/p>


    「謝過娘子?!?/p>


    說完又向我磕了個頭才緩慢地起身。


    當晚,我才知曉,當初第一次王際與受危領兵,是連玉第一個支持他的。


    我深知連玉不可能這么把百姓的命堵在了他的身上,許是用了自己的修為勘破天機,所以以至于后來遭了報應。


    結果我沒想到連玉還是不放心,竟然跑去給王際與當了軍師,所以…


    和王際與一起墜崖的,是他!


    他二人共同患難兩月。


    「后來,我倆被軍隊找回。不過一月接連攻破敵方城池,想要一雪前恥,屠城?!?/p>


    「是他給了我這串佛珠,讓我善待無辜之人?!?/p>


    檀香木盒裝著顆顆飽滿的佛珠,王際與一顆一顆撫摸珠子的表面,神色十分眷戀。


    20.


    后來,將軍府的蓮花全被移栽到別處,偌大的池子只剩下一枝花骨朵的蓮花,還有那個一直在這朵像是永遠不會開的蓮花面前念著佛經的小將軍。


    再后來,江南也沒有賣娘子的郁娘子了。


    連玉啊,這條命我終究是還給你了。


    有人還在等你,快快醒來吧。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為該書點評
    系統已有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更多登錄方式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一区-99久久免费精品高清特色大片-亚洲国产成人精品女人久久久-国产精品区一区二区三在线播放
  • <td id="ywuuy"><option id="ywuuy"></option></td>